那一天在寧波趕簡報資料的半夜,

小花說:為什麼我們老總都不能跟其他公司的老總一樣跟客戶多應酬呢?
我 說:妳為什麼會這樣想?你覺得我們沒能力把事做好嗎?
小花說:像其他公司老總都這樣阿,只要老總去應酬,下面的人做起事來多輕鬆,
我 說:那如果我們沒把事做好,老總去應酬你覺得有用嗎?
小花說:也不是這樣...,我們大陸社會就是這樣,沒有辦法單只把事做好就可以的.
我 說:所以妳覺得我們公司的業務都是因為老總去應酬來的,而不是大家的努力囉?
小花說:......
我 說:我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但我會覺得是因為大家努力把事做好,所以支撐了老總的臉面,於是老總對外應酬也就有了籌碼,客戶也就願意吃他這一套,如果,老總的背後沒有支撐他的團隊,那老總一個人能完成那麼多事情嗎?!我想是不可能的,那麼,無論他如何長袖善舞一樣徒勞無功...
小花說:嗯...

後來,我跟小花的對話結束,黃只是坐在旁邊聽,沒發表他的意見,
或許小花沒有認同我說的話,只是當時她找不到語句來反駁我,
經過了上一次南京案的簡報差錯及這一次小花說的這些話,引發了一連串我的反覆思考,


南京案的事情是,員外跟老闆在溝通上出了問題,
員外沒有避開對詳細情況不了解的同事,表現出自己的委屈及對老闆的不滿,
同事阿文因為與員外的交情, 因而說了很多老闆的不是...
這些老闆的不是到底是不是真的並不重要,而是阿文並不是當事人,
另外,以阿文的資歷並不能列入為算”了解老闆的為人”的一卦

小花也一樣,以她在公司的年資,她對老闆的認識只能說少之又少...



這兩件事情,我不能算當事人,我只是一個旁觀者,
我比他們了解老闆但也不全然了解老闆,但我漸漸約略能體會老闆的心情,
不得不, 我得說幾句公道話...


公司的組織架構就如同祖孫三代同堂一樣,
如果,想要子女孝順自己,就該對父母孝順,這算是一種將心比心,
爸爸媽媽對阿公阿媽不孝順,子女也會有樣學樣對爸爸媽媽大小聲,

爸爸媽媽會嚴格要求子女是因為希望他們以後長大成有獨立自主的謀生能力,
子女在小的時候,永遠不能了解爸爸媽媽所謂的苦心,只會覺得爸媽很討厭,
阿公阿媽會溺愛孫子是因為越過了對子女期許的那個年紀,
眼看著子女成才成器,相信子女會好好教會孫子,所以變得心胸柔軟,

在以上的邏輯下,把場景換成職場,把角色換一下:

老闆=阿公阿媽 組長=爸爸媽媽 組員=子女





於是,

當今天自己是小組長的時候,對長上的老闆不尊敬或陽奉陰違,


那有一天,

自己下面的人變成了小組長,也一樣會這樣對自己,
小組長下面的人甚至會怨恨自己,覺得大組長或老闆分明是吸血鬼...如此循環不已



TO:劉秘書及劉婢女 

   基本上 這篇文的細節只有妳們兩個看懂吧 是的 我是寫給妳們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uy2635 的頭像
shuy2635

SHU 上海貴公主

shuy263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